高西慶:新范式影響八大領域,需塑造一流營商環境|年度對話2023

2023年06月27日 18:58  

本文3021字,約4分鐘

新范式已經對各國的體制機制、法治規則、經濟運行模式造成了中長期影響

6月27日,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原副主席、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原董事長、總經理高西慶在《財經》雜志主題為“馭變求新,創變謀贏”的年度對話2023會議上,做了主題為《新范式下的市場化和國際化選擇》演講。

高西慶提到,中國正面臨新范式變化時期,所謂范式,指的是長期的、大規模的變化。所謂新范式,和此前大家所熟悉的周期性變化、臨時性的變化,以及偶然性變化已經非常不一樣了。他強調,新范式已經對各國的體制機制、法治規則、經濟運行模式造成了中長期影響,越來越多國家,包括美國在內,出現了舉國體制、強力政府現象;各國在法治規則方面隨意性增加,政治化、民粹化;貿易區域化現場也越來越多。高西慶認為,新范式下,中國需要增加法治的作用,營造一流營商環境,創造更多機會。

以下是演講摘要。

引發新范式的三個大事件

引發中國出現新范式包括三個大事件。

第一,中美中歐脫鉤。“脫鉤”這個詞,現在有很多種說法。到現在為止,脫鉤仍然是大概率事件,已經在相當大程度上出現了脫鉤。不管我們做出怎樣的努力,不管各方再如何做努力,在大概念上、長周期內,較十年、二十年的基本狀況可能不容樂觀。

第二,疫情全球大流行因素。疫情看起來是一個歷史的偶然性事件,我們叫“黑天鵝”事件,現在也有叫“黑大象”“黑犀牛”的。其實,從歷史維度上來看,疫情也不是那么偶然。歷史上發生過好幾次改變歷史發展進程的巨大事件,也發生過多次大疫,但每一次疫情對于中華民族來說影響都沒有這次新冠肺炎疫情那么大。經過這一次之后,對于整個中華民族,對于全世界各國人民來說都是不可忘懷的,很多改變已經不可避免地發生了。

三年疫情讓我們對整個社會、政治體制和經濟運行體制的認識都發生了轉變。

第三,俄烏沖突的影響。目前俄烏沖突還在如火如荼地進行,還不知道要延遲多久,這場沖突看起來是限制在兩個國家之間的局部沖突,看起來是離中國蠻遠的沖突,但事實上它對中國各方面的影響是挺大的。這場沖突對于我們整個體制的影響還是蠻大的。

受影響的八個領域

新范式對多個行業領域的影響,已經不再是周期性的影響了。這些受到影響的領域包括:進出口產業遭受重創、人員流動受阻、高科技產業受重視、金融業洗牌、農牧果漁內循環、資源產業心驚肉跳、民生產業內循環、新金融受追捧/打擊。

其中,進出口產業雖然從去年開始恢復,但從長期來看,很難有大改變。經過巨大沖擊之后,下一步對我們的影響將是長期的。大家都在說,中國作為世界加工廠的產業外移趨勢,最近發現越南開始出現問題了,印度也開始出現問題了,因此覺得它們都替代不了中國。別自嗨,下一步再看,我們要有足夠的警惕。

運輸業航線看起來有恢復,但恢復進程其實非常慢。中美航線疫情之前每周航班將近300個,到今天為止只有20多個,機票仍然很貴。這個和俄烏沖突有一定關系。中國現在跟美國人談判恢復航班,中國航班不能經過俄羅斯上空。

人員流動受阻非常嚴重,關于這一點,如果我們到各國去轉一圈的話,能夠明顯看到。

大家都說高科技產業的春天來了,見仁見智。在國內科技界是有好的方面,但是世界范圍內,今天所謂的科技發展已經很難再去說我們自己關起門來用自己的方式去攻克,這會出現很多問題。有大量科技創新是必須要在世界范圍內去聯合來做。

民生產業的內循環,對中國來說好像沒有那么大的問題,中國的通貨膨脹影響民生方面比起其他國家來說還是好很多。美國、歐洲非常嚴重。國內民生、教培相關行業,經過一圈轉回來好像好一點了;醫療衛生、輕紡、糧食食品、養老、物流和旅游相關產業也比較適合內循環。中國內部需求還是足夠的,我們關起門來自己搞民生內循環問題應該是不大的,問題在別的方面。

資源產業方面,中國有很多資源,但是中國也缺很多資源,尤其是大規模經濟發展情況下,我們所缺的資源很多不得不依靠國際資源。很多資源此前我們根本不用想,買就行了,現在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以糧食為例,農牧果漁現在在復耕,國家可能有相關考慮,但是糧食品種各方面會下降。新一代的年輕人吃的東西比我們老一輩種類要求要多很多,要求很高的人要做好準備了。

金融業洗牌,到今天為止方興未艾,出現了各方面的問題,不管是國內還是國際。我在2001年寫了一篇論文,主題就是金融安全,如果系統有了一點問題就會很容易“卡”斷你的脖子,當時很多人認為這完全是胡說八道。今天這件事被印證不是在瞎說八道了。大家看到,俄羅斯一發生沖突,在那么短的時間內,和國際金融系統的連接就斷開了。這對我們中國是一個警醒——盡管我們現在有很多“備胎”,俄羅斯其實也有,歐洲也有,但是在短時間內都不可能替代現有的機制。

新金融,比如被鼓吹和擁抱的區塊鏈技術,很多人說別想這個事,根本弄不成。至少在我們自己的金融體系里面,對新金融不那么支持,是想辦法限制的。所有大國家其實都很警惕,因為害怕新金融對幾百年來形成的金融秩序造成威脅,但是迄今為止新金融影響一直在擴大,這是現實。

新范式的中長期影響

新范式對一個國家的中長期影響是巨大的。我們先來說說對體制機制的影響。在世界范圍內我們可以看到,大周期各國都開始往下走,中國當然也是,不過,中國并沒有太大的問題,我們這一代人都是從舉國體制下出來的,所以我們沒有變化太多。

美國和歐洲的很多國家對今天美國政府所做的事情都覺得匪夷所思,非常奇怪。好多決定做得如此之輕率,我覺得就是這次范式改變所形成的。

美國人現在也開始轉所謂政治化,因為他們不敢不政治化。這一點是世界范圍內的事,不只是某一個兩個國家之間的事,直接影響到對整個法治規則的影響。我們原本所熟悉的這套規則已經開始改變,程序性轉化,隨意性增加,民粹主義等對現有規則的挑戰很大。

我們之前一直認為國際化趨勢應該是往前走,沒有想到掉頭往回走,而且走得這么快,以鄰為壑。

新范式下,重視規則,重視平等

在新的范式下,并不是說完全沒有機會,最重要的是要打好基礎,基礎東西是法治市場,開放就是對國際市場開放。中國要增加德治,光用市場方式來解決問題是不夠的,市場本身到了一定程度就會帶來很多弊病。

需要更好發揮法治“固根本、穩預期,利長遠”的保障作用。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絕不能回到計劃經濟的老路上去,那個老路已經被事實反復證明不能解決問題,是失敗的老路。營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為特點的、一流的營商環境。

一流的營商環境是什么?就是基于規則的秩序?,F在這個規則變化很大了,怎么去做?首先得有規則,第二要有一個爭議解決機制。

WTO(世界貿易組織)現在已經半癱瘓的狀態,美國人說WTO法院不公平,所以WTO的專家每過幾年就會換一輪,WTO有七個法官,最后只剩了三個法官,美國人還是不干,到現在無法開庭了。如果不想辦法解決爭議,什么規則寫得再好也沒有用處,這是全世界范圍內的事。

中國也罷,美國也罷,歐洲也罷,遲早不得不再回談判桌解決這個問題,否則各干各的,徹底脫鉤,世界一定比今天還要糟糕很多。

我們現在說要營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一流的營商環境,包括法律穩定、行政有效、執法高效、有信用文化、把腐敗指數降低。我們確實在這些方面做了很多努力,但是還需要更加重視,尤其是國企民企的平等。如果大家都把規則扔了,那大家就“擺爛”了。

打開財經APP, 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更多相關評論 
打開財經APP, 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相關新聞
熱門推薦
打開財經APP, 查看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