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格之道”的投資與人生啟示

作者 | 本力  

2023年08月19日 19:05  

本文4077字,約6分鐘


《芒格之道——查理·芒格股東會講話》(美)查理·芒格著,芒格書院編,RanRan譯,中信出版集團 2023年6月

培根的名言“知識就是力量”膾炙人口、影響深遠,但知識就是什么力量?

最近,一位老同事告知了我她的困惑,名校畢業多年且十分勤奮工作、學習,但并沒有感受到知識帶來的這種力量,甚至缺乏基本的安全感。而且在人工智能沖擊下,自己過去高大上的專業,似乎也岌岌可危了。

知識既然是被人們認為能夠改變命運的力量,為什么這種力量并不牢靠,甚至面臨失效。難道它也像食品一樣有保質期?

拜“ChatGPT”走紅所賜,以及后浪崛起和機器換人的雙重壓力,資深職場人士的危機感加重。對于知識社會中的白領或者說中產階層,不惑之年本應是職業生涯和人生的黃金期,卻不得不面對用戶界面已然“不友好”的慘淡現實。

許是祖上貧下中農的基因以及部隊大院的成長環境在起作用,我在30歲出頭時就有這種危機感,而且被成功治愈了,從此獲得了不再懼怕時光流逝、技術沖擊的神奇力量。這需要歸功于在那個時候遇見了查理·芒格和他的智慧。

知識是什么力量

當時還是在一位兄長的極力推薦下,讀了根據芒格公開演講編輯的《窮查理寶典:查理·芒格智慧箴言錄》中譯本。正是在這本書里,第一次了解到芒格的人類誤判心理學的思想。芒格重視人如何避免做錯事,他以自己一如既往的逆向思維指出:少犯錯乃至不犯錯自然就能夠做對事情,從而最終成功。而老年人如果沒走錯路的話,會比青年時期有更多的勝算,從而對未來更有把握。

芒格感嘆:人這一輩子,活到最后,配得上擁有什么,基本上就會擁有什么。想獲得成功,你自己得配得上才行,道理很簡單。其實,這正是巴菲特和芒格秘而不宣的長期主義真諦。長期主義并不是指的“永遠有多遠”,時間只是表面現象。長期主義是按照最終目標來規劃自己目前以及未來的資源投入,這些實實在在的行動最終決定了是否配得上自己最終想擁有的。

有道是,世界上最大的距離是所說和所做,堅持長期主義其實并不容易。人們總是本能地傾向于短期目標,或者受延遲滿足感的能力欠缺所限。關鍵在于,有沒有辦法解決?在我看來,其核心問題正是:該如何理解“知識就是力量”,尤其是“知識就是什么力量”。難得的是,收錄芒格歷年在西科金融、每日期刊兩家公司股東會演講的《芒格之道》一書,囊括了芒格更豐富、更新的見解,似乎能夠恰到好處地回應這些問題。

所謂“知識就是力量”,其意義首先在于打破了迷信,從而從對權威的崇拜和盲從中擺脫出來,而注重個體實踐和強調持續試錯、經驗累積的重要性。而芒格的智慧就在于,他博覽群書,慣于抽象思維,但是仍然從三個方面把握了“知識就是力量”的本質,或者說巧妙地處理了其中的三個矛盾之處。

首先是短期和長期的矛盾。如何學習和使用知識,首先需要面對的就是對待時間的態度問題。在這方面,“長期主義”的口號幾乎與機會主義的決策同樣在中國投資界流行,并行不悖,但兩個方面的目標可能都無法實現。

而芒格將其結合在一起,首先坦言“我們不是純粹的機會主義者,但我們確實信奉見機行事”,并強調伯克希爾很少做長期的預測。“誰不想看得遠一些?問題是,想看得遠,也看不了多遠。只要開動腦筋、埋頭苦干,把眼前的每件事處理好了,你最后很可能會打造出一家優秀的公司。”

對于這個問題,芒格在書中多次以一個杜撰的故事來說明。

一位年輕人去拜訪莫扎特。他說:“莫扎特我想寫交響樂。”莫扎特說:“你多大了?”年輕人說:“我23。”莫扎特說:“你太年輕了,寫不了交響樂。”年輕人說:“可是,莫扎特,你10歲的時候就開始寫交響樂了啊。”莫扎特說:“沒錯,可是我那時候沒有四處問別人該怎么寫。”

威廉·奧斯勒爵士一磚一瓦地建成了世界著名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芒格推崇奧斯勒爵士所信奉的托馬斯·卡萊爾的名言:“與其為朦朧的未來而煩惱憂慮,不如腳踏實地,做好眼前的事。”并直言這同樣是伯克希爾的經營哲學。

他們認為,系統性的長期風險或困境下,單個公司很難獨善其身。所以長期主義“主要是盡可能地保守,防范大災難的沖擊。我們為可能出現的最惡劣環境做好準備。”基于同樣的原因,需要遠離人品有問題的人。“愚蠢是一種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一種理智上的缺陷。”這是著名倫理學家迪特里希·朋霍費爾的名言。并且,在這個前提下,從長期考慮,忍受周期性等因素導致的價格波動,即“我們注意躲避困境,但也會在價格合適的時候承擔風險”。

在處理這些問題中,芒格最常用的一個方法就是“逆向思考”。他舉了一個例子,假如有人請他幫助印度,他不會先想怎么把印度變好,而是會先想怎么把印度變壞。把所有可能損害印度的事情想出來,不去做這些事情。

“能力圈”

其次是簡單和復雜的矛盾。芒格說,“我們之所以創造了輝煌的業績,主要是因為我們挑了簡單的事情做。”這被巴菲特稱為“能力圈”。很多人自以為很聰明,不自量力,專挑最難的事情做,最后往往沒有好結果。巴菲特說過,我們沒有本事跳過3米高的欄桿,我們的做法是輕輕地邁過小水坑,然后撿起大塊大塊的金子。其實,在這方面,可口可樂就是典型。筆者也是很多年后才突然想明白這個邏輯??煽诳蓸返南M不但高頻、上癮,而且沒有什么售后成本。這個商業模式如此簡單有效,我們卻對小水坑對面的金子渾然不知。

巴菲特還說過一句話,走正道,越走越寬?!陡F查理寶典》作者考夫曼也曾經多次跟芒格說,如果騙子知道做老實人能賺多少錢,他們肯定都不當騙子了。

但這并不意味著只做簡單的事情就可以,還需要懂得如何去做。芒格的策略是,“要提升自己,必須掌握多個模型。很多人只明白一兩個模型。在生活中,他們總是拿自己的這一兩個模型去生搬硬套”;“我們必須有意識地訓練自己,改掉只用一兩個模型的習慣,這樣才能獲得智慧。”如果你成為一個思想上的成年人,你能把很多頭腦更聰明的人遠遠甩在后面。把所有學科中的重要思想都學會,不偏聽偏信任何一個學科中的流行觀點,與只懂一個學科的人相比,你就擁有遠遠更多的智慧。否則,就很難理解伯克希爾為何能夠牢牢把握住新能源汽車的機會。

他也多次說,巴菲特是一臺高效的學習機器。“他是個聰明的人,但他取得的成就超越了他的聰明程度。”而且,他并不是特別推崇集體智慧,他認為伯克希爾能夠獲得成功,主要是巴菲特個人智慧的結晶。同樣,他也不贊成分散投資的貝塔系數這些概念。伯克希爾的風格是集中投資。“贏的概率非常高時,要下重注。”

一言蔽之,選擇簡單的生意,但在學習、行動的時候不厭其煩、精益求精,并且借助多學科的知識和資源。這也被總結為合奏效應,或者格柵理論。這本書也零星地給出了芒格的圖書推薦,可以作為拓展學習材料。除了讀者熟悉的《生活在極限之內》《影響力》之外,還有吉諾·塞格雷的《迷人的溫度》、榮·切爾諾的《工商巨子:洛克菲勒傳》、彼得·貝弗林《科學火星人》,以及沃爾特·艾薩克森的《愛因斯坦:生活和宇宙》等。

最后是樂觀和悲觀的矛盾。

芒格當然是個樂觀積極的人,他特別推崇愛比克泰德、馬可·奧勒留等斯多葛學派先賢圣哲的智慧:每次困難都是一次機會,一次學習的機會,一次展現勇氣的機會。他還提醒投資者要避免“受害者”心態。“很難的時候,誰都會覺得痛苦,這是人之常情。但是,整天自哀自憐絕對是頭腦存在嚴重缺陷。”他又是一個似乎悲觀的人,總是不厭其煩地告訴大家要降低預期,并說未來免不了大災大難。他引用佛陀的話:“我只教了一件事情,我教的是人類痛苦的根源,以及如何避免一部分痛苦。”芒格認為,“我們能成功不是因為我們善于解決難題,而是因為我們善于遠離難題。”“防患于未然很重要,一分預防勝過一萬分治療。”“人們做的很多事,不如不做。”

芒格尤其注重糾錯能力的培養,并有意識地培養這個習慣。當然,也有些是大趨勢出了問題,比如伯克希爾最早的紡織業衰落。芒格的應對之道是:不要總想著化解痛苦,要遠離痛苦。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

這些技能看起來相互矛盾,但其實都是以一種結構性的思維將人性的優缺點加以發揚或者限制,以理性的力量讓其相互作用、賦能,并行不悖。培根所說的完整的名言其實是:“知識就是力量,但更重要的是運用知識的技能。”

培根在《新工具》中是這么解釋的:雖然通向人類權力和通向人類知識的兩條路途緊相鄰接,并且幾乎合二為一,但是鑒于人們向有耽于抽象這種根深蒂固的有害的習慣,比較妥當的做法還是從那些與實踐有關系的基礎來建立和提高科學,還是讓行動的部分自身作為印模來印出和決定出它的模本,即思辨的部分。由此可見,獲取知識的首要途徑是試錯和實驗——這種力量最終會解放和實現自我。

如此說來,知識不僅是個人通向成功的力量,它更是人類解放和實現自我的力量。

〔作者為《香港國際金融評論》執行總編輯、香港中文大學(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政策研究員;編輯:臧博〕

打開財經APP, 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更多相關評論 
打開財經APP, 查看更多精彩內容
熱門推薦
打開財經APP, 查看更多精彩內容